宋金元时期,我国古代科学技术发展鼎盛,文化繁荣,出现了具有世界意义的四大发明,社会政治经 济活动发生了较大的变革,对整理与研究医学典籍发挥了巨大的促进作用;同时,以北方女真、契丹 和蒙古族为主体的辽、金、夏、元各朝,不但在政治制度上逐渐接受了汉族统治的经验,在文化上也 深受汉族的广泛影响。医学作为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,多民族文化、审美意识共融,美容理论与实践 得以拓展。
      政府设立校正医术局,先后校正《素问》、《灵枢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玉函经》、《脉经》、《针灸甲乙经》、 《千金要方》、《外台秘要》等刊行。 编撰大量本草与方书,勘定了大量美容内调与外用之方药。本草类著作收载药物全面,始载外来之 芳香避秽、悦容药物。方药类著作收载剂型全面,美容名方丰富。

      义眼术“人皆不能辨其伪”由宋至金元时期,大部分眼科文献都保存于方书与全书之中。如《太平圣 惠方》、《圣济总录》,《世医得效方》等皆有专论眼科的篇章,眼科专著《秘传眼科龙木论》、《银海精 微》等也成书于这一时期。宋代开设太医局从事医疗及医学教育,开设了眼科。从此,历代眼科皆独 立成科。眼科独立之后,学有专攻,又大大地促进了中医眼科学术和整形美容技术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这一时期还出现了我国最早有关牙齿再植术、义齿修复术、生发技术等整形美容技术的文字记载。 金元四大家的学说标志着中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,丰富了中医美容内调与外治之治则与方药。 元许国桢撰《御药院方》是我国现存最早、且比较完整的宫廷处方集,有皮肤美白名方七白膏等美容 专方传世。